【台灣鯛民訴訟疑案】差一點我們就要講英文了:英國船長大鬧淡水海關公署事件 - 疑案辦討論 - 謎團
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393|回覆: 0

【台灣鯛民訴訟疑案】差一點我們就要講英文了:英國船長大鬧淡水海關公署事件

51

主題

69

文章

131

歷練值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歷練值
131
發表於 2018-7-23 11:10:1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疑案辦編輯室
「台灣鯛民」一向是出名的刁,不過你是否有想過,「鯛民」是怎樣練成的呢?疑案辦調查員戴維森,將以【台灣鯛民訴訟疑案專題】,帶大家回到清代台灣的鯛民社會,從訴訟檔案中看我們的鯛民祖先,如何把官府刁得不要不要!
專題之一:鯛民祖先的日常:「徐進來還我牛!!!」
專題之二:「你詛咒我我就告你!」奪命連環告V.S.大人已讀不回

戴維森/調查員

同治元(1862)年的秋天,當時台灣中部正陷於戴潮春事件的兵豳之中。此時在淡水,其實也發生了一件差點釀成清英再度大戰的……ㄎㄧㄤ事。

今日是快樂的出帆期,無限的海洋也歡喜出帆的日子,…….卡膜脈(かもめ海鷗),卡膜脈,卡膜脈嘛飛來~~~」這年農曆閏八月二十九日,淡水的海邊,一個渾身酒氣的英國船長率洛文(Thomas Sullivan)可快樂不起來,因為他日前把一大筆錢交給艋舺郊商黃祿頭(他的老婆就是日後名震艋舺的黃阿祿嫂),約定要買樟腦,沒想到對方居然放他鴿子。他和英國在台代理領事麻非厘*、華人買辦張烏豆一同走進衙門,拿著手上跟黃祿頭簽的買賣契約到淡水海關公署找台灣道台理論。*無法找到原文姓名


黃阿祿(黃萬鐘)與率洛文的合約


外國鯛民也沒有比較nice

但台灣道台一看到這紙契約,還有洋人旁邊的張烏豆,就忍不住大皺眉頭。首先,對怕事的清國官員來說,只要漢人跟其他民族來往,就很容易出問題,不管是番人還是洋人都一樣。不過道台大概沒想到,後面發生的問題會比他想像中還來得嚴重。

再者,當時清國政府將樟腦視為國家資源,不允許人民私下買賣,他們兩個居然還大剌剌跑來說買賣樟腦出問題,還把官府放在眼裡嗎?最後,更大條的是,眼前這個張烏豆,早就在前一年咸豐十一(1861)年時,因為在苗栗中港私下買賣樟腦,被淡水廳同知秋曰覲以三百大銀賞金懸賞通緝,居然有臉跑來衙門為外國人幫腔。對於區天民來說,這個張烏豆就跟包不同的兒子包龍星一樣,可是最刁的刁民啊。這個率洛文今天會前來踢館,一定是因為張烏豆在背後操作、使弄。

雖然內心各種抱怨,但看著英國代理領事麻非厘站在前面,他也不敢大意,要率洛文說明事情經過。率洛文於是將與黃祿頭訂約,被黃祿頭爽約的事情一五一十交代,並由通曉English的張烏豆翻譯成中文。但沒想到率洛文越講越激動,連麻非厘勸阻也沒用。而正當道台區天民看完契約之後,他接下來說出的話,又讓事態更加惡化。這時區天民擺擺手說:「我不追究你們偷買樟腦的責任就不錯了,你們私相授受的樟腦買賣契約根本沒效,所以我也不會介入你們的糾紛。」

這讓張烏豆跟率洛文相當傻眼,但較了解清國官場文化的張烏豆就拉著衝動的率洛文,叫他先離開再做打算。此時,怒不可遏的率洛文哪聽得進去,一邊碎嘴抱怨,一邊忍不住拿起手中的竹杖揮舞。但這在清國官府的眼中,根本是造反。一名衙役就上前打算制止,沒想到這時區天民居然說:「打他、打他!關門放狗同時也下令要兵丁抓下張烏豆。

在這一片混亂中,可憐的率洛文被打得遍體鱗傷,連站都站不起來(絕對沒有要暗示什麼,咳咳)。原先正要離去的麻非厘,聽到身後的騷動,回頭一看也驚呆了,沒想到同胞居然在一瞬間被打得倒地不起。他連忙跟區天民一起制止毆打率洛文的兵丁、衙役,將率洛文帶回去救治。到了這時,張烏豆早就趁亂逃得不見人影。



差一點就要變英國殖民地了

事情發展到此地步,就已經不是叫黃祿頭交出樟腦就能了事。英國駐台領事柏棹枝(George Compigné Parker Braune)在農曆九月十四日時親赴福州,到福建巡撫那邊拍桌子抗議。柏棹枝表示,我們的國人手無寸鐵竹竿不是鐵做的,這麼Nice的人,到你們的衙門不但沒有被以禮相待,還被一大群人圍毆,打成重傷,這太超過了喔。所以我們希望貴司可以請事主台灣道台區天民出來說明,同時並賠償率洛文二千五百銀元,盡量要一天內來函回覆確認相關事項,三天內將銀元交給率洛文喔,還有請責成最一開始的禍首黃阿祿馬上交出五百擔樟腦。如果你覺得我的要求很超過的話,你可以叫上面(總理事務衙門)的出來談,我也會回家找高層把事情鬧大

清國這方面,面對英國的抗議與要求,也是有一些意見,首先區天民非常堅持自己的立場,他認為按開港所簽訂的條約,率洛文在清國領土遇到問題,理應先找英國領事方面,然後由領事照會清國海關處理,而不是這樣莽撞地殺到清國海關來理論,而且一點也不懂禮節,講一講還動手動腳。區天民且一口咬定是率洛文先打傷衙役,他才命人壓制。但如果是這樣,就無法解釋為何率洛文跟張烏豆的口供都講說聽到「打他、打他」了。再者,因為認為己方在道理上站得住腳,面對英國的獅子大開口,清國方面也並沒有要當凱子息事寧人的打算。

在這斡旋的過程中,因為區天民非常堅持己見,中間又一度無故神隱,讓英方相當森氣氣,甚至從香港派兵船到淡水,要區天民出來面對,這使得兩邊的談判陷入僵局,衝突一觸即發。

所幸,最後這個案件在法籍在華海關官員美里登(Eugène Baron De Meritens)的協調,跟英方的退讓下,先承認率洛文的魯莽,美里登並提議以感謝英國海軍上將何提督(James Hope)協助平定太平天國為由,賠償英方一千兩百銀元,使清國方面也不會完全沒有台階下,案件圓滿落幕。



差一點就要變成英屬福爾摩莎了(圖僅為示意)



不過這場事件只是國際間的樟腦爭奪競賽的前哨戰,很快過了六年之後,清國跟英國之間,就再度因為樟腦買賣的糾紛,爆發安平砲擊事件(樟腦戰爭)。但在這個趨勢下,「賠錢的生意沒人做,殺頭的生意有人做」,經營木料、樟腦的事主黃祿頭家,在清末的艋舺財富可說數一數二,所謂「第一好張德寶,第二好黃祿嫂,第三好馬俏哥」,其中第二好就是在黃祿頭死後繼承生意的黃祿頭妻子。至於那個油頭滑腦的張烏豆,躲過區天民的捕緝之後,仍然在台灣中北部沿岸,以他厲害的生意頭腦,繼續走私營生,甚至官府在戴潮春事件陷入苦戰時,還拜託他相助,至於拜託什麼事,那就下次再說啦。

回味台灣刁民系列:

專題之一:鯛民祖先的日常:「徐進來還我牛!!!」
專題之二:「你詛咒我我就告你!」奪命連環告V.S.大人已讀不回


原文刊於疑案辦官網:【台灣鯛民訴訟疑案專題】差一點我們就要講英文了:英國船長大鬧淡水海關公署事件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文 登入 | 立即註冊 登入 登入

本版歷練值規則

快速回應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