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鯛民訴訟疑案】「你詛咒我就告你!」縣官表示:已讀不回 - 疑案辦討論 - 謎團
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481|回覆: 0

【台灣鯛民訴訟疑案】「你詛咒我就告你!」縣官表示:已讀不回

51

主題

69

文章

131

歷練值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歷練值
131
發表於 2018-7-17 17:52:0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戴維森一篇比一篇ㄎ一ㄤXD大家喜歡戴維森的文章嗎?

原來清朝就有多元成家啊!(重點錯誤)

疑案辦編輯室
「台灣鯛民」一向是出名的刁,不過你是否有想過,「鯛民」是怎樣練成的呢?疑案辦調查員戴維森,將以【台灣鯛民訴訟疑案專題】,帶大家回到清代台灣的鯛民社會,從訴訟檔案中看我們的鯛民祖先,如何把官府刁得不要不要!

專題之一:鯛民祖先的日常:「徐進來還我牛!!!」

戴維森/調查員

調查員戴維森跟玩伴年幼無知的時候,有時會cosplay廟會的童乩,或者是告別式的師公:「俺仔公仔對阮有交代呀,叫阮仔要請眾仙來拜拜 哩阿囉~~~」(完整歌詞請參照劉福助〈牽亡歌〉),現在回想起來只會覺得天啊,當時的我恥力怎麼這麼高。啊,畢竟誰無過去,只是我的過去比較……咳咳咳。還好我那時只是隨便玩玩而已,如果穿梭到科學還不發達的過去,說不定我就會被當成在做法作祟,然後就被告被抓起來了。今天,要講的就是一個古早時代下符被告的故事。

光緒十四(1888)年二月某天,新竹縣衙門收到了一份狀紙,是一位叫姜阿統的中年客家人,要告家中媳婦的老公劉阿連意圖用符咒謀害姜阿統全家。好,看到這邊時,我想大家應該跟受理此案的縣官方祖蔭一樣黑人問號:「這是什麼狀況?」




民事可以解決不用問鬼神

不過好在姜阿統在狀紙上有解釋了一下他們家複雜的親緣關係:姜阿統原本有個兒子姜阿廷,娶了一個太太范氏,但姜阿廷不幸十六歲就過世了。姜阿廷過世之後,范氏仍然待在姜家,有天有一個叫范阿盛的村人,以媒人的姿態帶著劉阿連來,說服姜阿統招贅,讓媳婦范氏與劉阿連成婚,讓劉阿連入贅至姜家。看到這邊,戴維森腦中想起英文的「Son in law」(女婿),但這種狀況感覺似乎是「Son in law二次方」。不過這個婚姻的複雜之處在於雙方還訂定婚約,約定劉阿連要在姜家當九年的長工,九年共支付九十銀元的薪資,充抵聘金,且如果生小孩的話第一個要姓姜,第二個才能跟著劉阿連姓劉。

嗯……,這個合約看下來,與其說是婚約,不如說是工作合約跟賣身合約吧。這麼說起來,媒人也可以看成是某種人力仲介啊(喂)。

表面上看來姜阿統在這個多元成家的契約下,以九十銀元的代價,得到了一個九年長工+「Son in law二次方」,好像還不錯。但好景不常,范氏跟劉阿連才結婚沒幾個月,劉阿連跟姜家的關係就急遽惡化。姜阿統在狀紙中表示,劉阿連不僅整天遊手好閒,居然還連同妻舅范皇心和一個叫黃阿成的人,企圖以符咒毒害姜阿統全家。姜阿統為了證明自己沒有胡說,還特別提到媳婦范氏就曾目擊劉阿連在房間看符書。姜阿統想到自己被白賺了工錢又被這樣謀害,怒火中燒,要大人為他作主~~~。

但看完整份狀紙之後,縣官方祖蔭仍然還是一頭霧水:你們這樣撕破臉,你姜阿統依約把劉阿連趕走,把婚約作廢不就好了?為何要大費周章跑來告官?於是,方祖蔭就在狀紙上批示,要求姜阿統將婚約作廢,把劉阿連趕出姜家。

但姜阿統在收到此批示後不到半個月,又向新竹縣衙門遞出訟狀,一樣是狀告劉阿連用符咒毒害姜家全家,這次又再加上新進度:我弟三歲的四男真的被害死了……。

符咒比不過愛訟鯛民可怕


在姜阿統不遵照批示又重複遞狀的情況下,縣官方祖蔭也許是不相信符咒會害人,又可能是同情姜家有人病逝,只是以微怒的口氣再度要求姜阿統將劉阿連趕出姜家,而沒有像上一個案子的縣官一樣把重複告狀的人抓起來揍一頓。

但,感受到縣官的「溫柔同理」,姜阿統會就此乖乖聽話嗎?當然是沒有,不然就不會進入本次「台灣鯛民訴訟疑案專題」了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完全無視縣官批示的姜阿統又接連遞出了三次狀紙,每次除了將先前控訴的內容換句話說一番,也會像擠牙膏一樣,一點一點多吐一點新事實,像是解約退銀失敗,繼而找人調解不成、家裡又有第二個小孩死掉……等。但對於縣官來說,不管姜阿統講得怎樣地淒淒慘慘戚戚,他在意的是是為什麼姜阿統始終不將劉阿連趕出去,以杜絕問題惡化?姜阿統對於劉阿連下符害人之事,講得言之鑿鑿,但也從來沒拿出任何證據,只是不停遞狀跳針跳跳跳不停

到了第四次遞狀時,姜阿統才終於在狀紙後抄附他所謂害人的符咒,洋洋灑灑快三千字。這洋洋灑灑的長篇符咒,仔細看來,其實比較像是生活常用類符咒集成,有祈求闔家平安、六畜興旺的,有請神明詛咒盜賊、仇人的、打鬼的。雖然說,請神明詛咒仇人的看起來很接近姜阿統的遭遇,但縣官看完之後還是冷冷地戳中盲點:「你一直說劉阿連用符害人,他為什麼獨獨只害小孩,他的符這麼厲害的話,幹嘛不害你,免得你一直告官呢?」畢竟在那個醫學不發達的年代,小孩夭折時有所聞,按常理判斷,姜家的小孩很可能是接連生病死亡。而且要詛咒仇人,還要先祈求闔家平安、六畜興旺,也未免太搞工了吧。

我詛咒你闔家平安六畜興旺!......蛤?

檔案看到這邊,我都可以感受到縣官的腹黑跟不耐了,縣官方祖蔭甚至認為姜阿統很可能是錢的問題談不攏,又剛好接連遭遇小孩夭折,於是借題發揮,挾怨告官報復。這則案件,雖然方祖蔭有派人追查,但因為左鄰右舍沒有人真的看到劉阿連作法下符,所以最後仍不了了之。關於這起姜阿統奪命連環告,從檔案上看來,劉阿連可能根本就不痛不癢,反而是縣官被掃到颱風尾,遭受案牘之累啊。

看完上一個案件跟這個案件,還有之前的其他案件,對於清代的臺灣,調查員腦中不禁浮現一個池子有滿滿的鯛民游來游去的樣子(喂),不過,當臺灣在1860年開港,很多歪果仁可以出入臺灣做生意的時候,這個池子就更加熱鬧,呈現一個大鍋炒的景象啦,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文 登入 | 立即註冊 登入 登入

本版歷練值規則

快速回應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