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千面人事件簿】不是食品黑心有毒,是跟毒蠻牛一樣被下毒啦!/路那 - 疑案辦討論 - 謎團
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323|回覆: 0

【台灣千面人事件簿】不是食品黑心有毒,是跟毒蠻牛一樣被下毒啦!/路那

34

主題

42

文章

87

歷練值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歷練值
87
發表於 2018-6-20 17:02:0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大家還記得毒蠻牛事件嗎?
來聽疑案辦副主任路那緩緩道來台灣食品廠商的下毒歷程吧。

台灣千面人事件簿 I:2005,當蠻牛貼上了「我有毒」的貼紙

路那/調查員

2005年5月17日晚上八點多,一個穿大衣、頭戴鴨舌帽的男子,悄悄地進入台中市府路53號的全家便利商店。但他不是去買東西,而是去放置一瓶內含氰化物的蠻牛。男子在瓶子上貼上了「我有毒,請勿喝」的標語。紅色的文字配上綠色的骷顱頭,看起來頗具威嚇力。


「寫得這麼清楚,應該不會有人誤喝吧!」這樣想著的男子,卻不知道由於人類的慣性所致,他的受害者們根本看不到那張印刷粗糙的紙條,而第一個受害者,則將在一個半小時後出現。

那是55歲的水電工周乙桂。幹體力活的他,習慣以「蠻牛」來維持逐漸走下坡中的體力。反射性地拿下飲料罐的他,並沒有發現男子精心製作的小貼紙。刷條碼的超商員工亦然。結完帳後就在櫃台前開喝的周乙桂,喝了兩口就發現味道不太對,拿給店員李志偉喝。李嘗了一口,覺得味道確實不對勁,但他還沒來的及有其他反應,周乙桂就已經砰的一聲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這一昏迷,就是永別。5月18日的晚上11點半,周乙桂不治身亡。

而那僅是序幕。就在周乙桂喝下毒蠻牛的半小時後,在台中中正路125號的OK便利超商,出現了類似的情況。女子趙世芳喝了一口她剛買的毒蠻牛,說味道怪怪的,遞給朋友何漢森嚐一下,何剛剛接過來喝了一口,趙世芳就啪地一聲昏倒在地上。

送貨員李峰銘的情況沒有這麼戲劇性,但在某個層面上,或許更加地危險。同樣是蠻牛愛好者的他,一天要喝上兩三瓶。17號當天他喝下毒蠻牛後,覺得身體不適,跳上計程車,要司機「載我去最近的醫院」。說完這句話後,他就昏迷在計程車的後座。

隨機投下劇毒,導致一死二重傷的慘劇,很快地使全台陷入了一片恐慌之中。沒過多久,與蠻牛相類的產品「保力達B」也傳出發現被加入毒物的消息,民眾更是惶惶不可終日。事件爆發後,超商與食品商下架相關飲料、衛生署與各地衛生單位開始進行相關抽驗與宣導毒物知識、而民意代表則恍然發現政府單位對此等劇毒的管制頗為漫不經心,要求嚴查。警方則背負了莫大的壓力,務求在最短時間內捕得兇嫌。

千面人的一千種面相

只是,面對此一下毒事件,警方可說毫無頭緒--從指紋與毒物來源均搜查不到疑兇。至於為何有人要犯下這起案件?是離職員工對廠家心生不滿,或者確如當時報刊所收到的、署名為嫌犯來信的投書,此舉是為了表達他對整個社會的不爽?或者是勒索出了錯?動機的不明,使得破案加倍的困難。最後,警方只得將希望寄託在當時仍屬高科技設備的監視器,並以土法煉鋼的方式一台台清查,「以車追人」。

這個土法煉鋼的方式,最終得到了甜美的果實。在約兩週不眠不休的偵查後,警方透過幾條線索,終於找到了賃居台北縣(今新北市)中和的嫌疑犯王進展。王進展雖然多次帶著安全帽進入超商,意圖讓警方誤判「是在地人騎機車犯案」,但專案小組早已有「歹徒可能以車代步,安全帽是故佈疑陣」的推斷。在此推斷下,專案小組找到了王進展租賃的喜美轎車。

另一條有力的線索,是被下毒的蠻牛中,有部分僅鋪貨給台北縣的店家。因而當王進展浮出於搜查線上時,他的嫌疑也就越發地濃厚。警方查扣王進展的電腦,在其中發現曾經犯下「中正機場台銀強盜案」的王進展,分析各國「千面人」案件的檔案,以及據此精心策畫的作案細節。在此前,各家媒體並未聯想到「千面人」三字,而普遍以「毒蠻牛」代稱此案。然而,在電腦中的資料曝光後,「千面人」的名號自然而然地不脛而走--然而,王進展並不是台灣史上唯一的一個「千面人」,他甚至不是最早的。

那麼,王進展的前輩又是何許人也?──又或者我該說,「前輩們」是誰呢?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在80年代中期以降,台灣的犯罪界簡直可以說是吹起一股千面人時尚潮流,風行的程度堪比數年前葡式蛋塔的熱潮──或者該說猶有過之。畢竟,要開間葡式蛋塔店,你至少需要是個成年人。但想當個恐嚇犯,你只要會寫字就可以了。

而這一切,都要回到1984年,首間被署名為「PSK」的歹徒勒索的食品大廠掬水軒開始講起……


台灣千面人事件簿 II:1984,那些年,我們一起勒索的食品廠

台灣的千面人風潮,要往回追溯到1984年。該年10月的中國時報上,有這麼兩則報導:〈勒索手法翻新日警焦頭爛額 防範東施效顰 我應未雨綢繆商對策〉、〈千面人勒索新模式 食品業擔心被引進〉。這兩則刊登在同一版面上的報導,顯示在日本的千面人事件發生後,國內食品產商人人自危,深怕自家產品也遭受到此種難以預防的攻擊。

《中國時報》1984年10月20日報導:「勒索受法翻新日警焦頭爛額 防範東施效顰 我應未雨綢繆商對策」

食品商的擔心確實不是沒有道理。隨著日本千面人事件越演越烈,台灣的模倣犯們也各個摩拳擦掌。1984年11月28日,掬水軒被化名「PSK」的男子陳塗雄勒索新台幣一百萬元。儘管城中分局很快地逮捕了陳塗雄與共犯李心然、趙萼華,報上也疾呼〈給「千面人黨羽」當頭棒喝 警方及時偵破咸盼從重量刑 廠商應予配合以免歹徒食髓知味〉,食品商更是「憂心忡忡,全面加強安全措施」,作足了各種防範。但一文錢逼死好漢,加上日本千面人案的成功,使得鋌而走險者只多不少。

於是,在接下來的數年之間,千面人簡直如過江之鯽般前仆後繼地出現。尤有甚者,年齡層更是不斷地降低下探──繼掬水軒受害之後,隔年1月底,換萬家香被勒索十萬元。這起恐嚇案特別之處,在於自稱「黑狗」的犯案者,真實身分為某工專四年級的孫姓學生。2月更出現了國中生恐嚇犯。年僅十三歲的朱姓國中生,為了籌措母親藥費,發出四封恐嚇信給統一、甘百士巧克力、經典零食七七巧克力生產商宏亞食品等三家食品工廠,要求五萬到廿五萬元不等的「贖金」。

成人在這方面自然不甘「落後」給小屁孩。在上面兩起學生犯案遭逮後,「千面人」的使用權又回到了成年人的手上。同年10月底,自稱「東光社」的歹徒,對消費者文教基金會揚言將在11月5日起向國內各種食品下毒。而警方確實也在國父紀念館光路南路側的垃圾桶中找到了被歹徒宣稱下毒的速食肉燥米粉,社會上瞬間出現了一股害怕泡麵被下毒的恐慌。

《中央日報》1985年2月8日新聞:「發信恐嚇信三家食品廠 勒索五至廿五萬 朱姓國中生學『千面人』被擒」

1986年,欠下鉅額賭債的男子何健以「稻草人」的名義,向味全、統一、光泉等老牌食品廠商勒索,揚言若不給他三百萬贖金,則他將在這些公司的牛奶製品中注入消毒水。1987年8月,調查局台北調查處逮到了自稱「怪人廿二面相」,向義美勒索未果的張銘謙與其同夥。10月,台南警方則抓到了向統一勒索一千五百萬元未果,在該公司泡麵中放入氰酸鉀的梁國平、黃文忠與張聰南等三人。由於同時間台中潭子有兩女童在吃下泡麵與蜜豆奶後中毒身亡,之後被檢驗出身體中有微量的氰酸。此案因而受到極大的重視,警方懷疑此案會否即是梁國平等人闖下的大禍。

從1980年代中後期,一直到制定了「千面人條款」的1999年中,台灣的消費者就在這種風聲鶴唳的情況之下飽受威脅。翻閱當時的報刊,幾乎每個月都可以看到和千面人相關的新聞。而國內外的食品大廠,從統一到義美,從可口可樂到味王,幾乎無一免於被勒索的恐懼。大廠如此,小廠受害的實際黑數恐怕更不得了。由於報刊上案件的數量如此驚人,台灣又有許多中小型食品廠,因此若算上未報案的黑數,應該有許多千面人成功犯案--有一間食品廠,即因受不了被同一人二度勒索,方才報警抓人。不知道這是否代表還有更多受害者選擇吞下去呢?

到底為什麼這段期間,千面人事件如此風行呢?1984年這一年,恰好是台灣走出兩伊戰爭引起的石油危機之時,整體社會的勞動態勢,從過往的勞力密集產業逐步轉移到高科技產業,是重返「台灣錢淹腳目」的榮景氣氛。或許正是在一個「人人賺大錢」的年代,想要輕鬆賺錢的願望,更容易令人誤入歧途吧。

在「千面人條款」制定完成後,猖獗的千面人事件一時平息了下來。直到2005年震驚全國的毒蠻牛事件後不久又出現了模倣犯,一時之間毒食勒索似乎又有捲土重來的趨勢。然而時代已經不同,隨著監視設備的更新,以及食品商在包裝上的改進,讓這類犯罪很快地無以為繼,消費者的安全才終於得到了保障。

台灣的千面人「熱潮」,在進入2010年後可說全面地銷聲匿跡。然而說來諷刺的是,2013年就發生了頂新黑心油事件。誰能想得到,在千面人消失之後,危害消費者健康的,竟是理應成為第一道防線的食品業者本身呢?抵制運動雖然風起雲湧一時,然而事過境遷,還有多少人堅持拒絕其關係企業,如德克士炸雞(雖然說天啊他真的很好吃)、布列德麵包或味全的牛奶呢?2014年《食安法》的通過,能像1999年的「千面人條款」一樣,遏止黑心商人的不肖心態嗎?


站在時代的十字路口,我們難以預測未來。我們能做的,是面向過去,並且汲取教訓。

下一回,我們將回到1984年的日本,看看這啟發了台灣無數犯罪者的「固力果˙森永事件」,到底是怎麼樣一個激動人心的「成功案例」。

原文刊載於疑案辦官網
台灣千面人事件簿I:2005,當蠻牛貼上了「我有毒」的貼紙
台灣千面人事件簿II:1984,那些年,我們一起勒索的食品廠


本文最後由 ohsir 於 2018-7-10 14:16 編輯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文 登入 | 立即註冊 登入 登入

本版歷練值規則

快速回應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