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別想世上只有媽媽好:謎團專訪溫蒂沃克 (Wendy Walker) - 詭計圖書館 - 謎團
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467|回覆: 0

最好別想世上只有媽媽好:謎團專訪溫蒂沃克 (Wendy Walker)

38

主題

46

文章

81

歷練值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歷練值
81
發表於 2018-5-15 17:56:0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MysterystringxWendyWalker.jpg

在讀溫蒂˙沃克《最好別想起》與《世上只有媽媽好》這兩本書的時候,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除了她對於小說節奏與懸疑感設置鋪陳的功力之外,就是小說中消化並且展示心理學與科學專業知識的能力與技巧了。作為疑案辦的調查員,對於「如何在寫作中轉化專業知識」的這個議題,一直以來都抱持著相當大的興趣。而作為推理小說的愛好者,對於沃克女士巧妙地融合科技、心理與推理傳統融合起來的技巧也感到相當敬佩。透過木馬文化的協助,很幸運地能訪問到沃克女士,請她和我們聊聊這方面的經驗。由於以下有些問題會牽涉到小說中的細節,因此我們在編輯上會以遮掩的方式進行處理。若發現文章中有空白的字句而又不怕爆雷的朋友們,請自行反白觀賞囉

問:想先請問沃克女士,是如何開啟寫作之路的呢?
答:一開始是為了小孩子。我想要在家裡陪小孩,而想要做一些能在家做的事情。我一直喜歡講故事,所以就想說可以來試試看寫作。但之後我就愛上了寫作。即使我回去執業,但之後我還是找到機會開始寫作驚悚小說,因為那一直是我最想做的事情。這個工作不只讓我能夠陪小孩,更讓我能從事我最愛的工作,也就是說故事。好玩的是我因為寫作的關係,常常需要離開家,他們會說「你做這個不是為了要待在家裡嗎?現在反而因為它要離開家了!」(大笑)

問:我非常喜歡您的作品,覺得它很巧妙地將科技驚悚、心理驚悚與傳統推理小說中「不可靠的敘事者」(Unreliable narrator)融為一體,更重要的是,即便已經知道敘事者有所隱瞞,但讀者仍能享受故事的樂趣。想請問這樣的寫作形式是如何發展出來的呢?
答:實際上,我是先在腦海中把故事架構出來。我在構思《最好別想起》的時候,還沒有寫懸疑小說的經驗──在我寫這本小說之前,我是寫過一些女性小說的家庭法執業律師。接著,我的經紀人建議我試試看撰寫這方面的小說。於是我請了個假,2015年2月,我寫了這本書的前50頁。接著,我有一個法律方面的大案子要完成,於是暫停了一下。我在4月的時候重新開始這本書的寫作,並在5月中完成整本書。

其實回想起來,只要我一挑選好敘事者是誰,小說本身其實完成的很迅速。因為我已經透過將我的角色寫在索引卡上來熟悉他們,於是我只需要建構與推進劇情,並且每天將一定的進度完成就可以了。我更改過一次結局,大概就是這樣。


問:那麼你是如何挑選敘事者的呢?
答:當初在考慮由誰的觀點來寫作的時候,其實考慮過許多不一樣的作法。像是證人、偵探或是警察。但又覺得他們可以看到的東西都太過片段。後來想到心理醫生,因為他可以接觸到所有的人,包括父母親、小孩和警察,而透過他,讀者也能知道所有人的狀況,不會只知道片段。

問:可以和我們聊聊這個被更動過的結局嗎?
答:我有三個可能的結局,每一個都比上一個要再黑暗一點。很顯然的,在一個結局中,醫生就是兇手。第二個是我本來想要寫的,是現在這個結局的黑暗版本,就是最後醫生刻意地對特定人士洩漏相關情報,意圖讓某人受到相同的境況。但我知道我可能會更動它。因為畢竟讀者花了那麼多時間和這個角色相處,之後卻發現他是一個如此不值得信任的人,那可能會傷害一些讀者。因此最終我修改了情節,讓他自身也是受害者。因為我自己也變得越來越喜歡醫生這個角色,因此我想要讀者去理解他,即使他是一個驕傲而在某種程度上有失職業道德的人,但他同時也是一個在少年時期被強暴的人。因為這個故事中的人在小時候都受過某種創傷,所以「記憶要不要維持」的這件事情,對每個人來說都有不同的看法。因此,這個故事和強暴受害者的女孩有關,和醫生有關,和她的母親有關,也和她的父親有關,甚至也關係著父母親各自並不理想的童年是如何在他們的婚姻與他們所做的決定中發揮作用的。因此,我認為結局對醫生的安排,可以更加強化這本書關於「記憶」與「記憶如何影響我們的生活」的這個主題。不是只有壞人才會受到童年創傷記憶的影響

問:所以關於醫生的故事,是在寫作的途中才出現的嗎?
其實我一開始就想要替醫生安排一個背景故事,因為要去解釋他做出那些違反職業道德的事情。因為在現實生活中每個人做事都有他自己的理由,不只是現實的環境,還包括心理的動機。而作為一個作家,在寫作心理懸疑小說的時候,我認為我身為作者的義務,是要給這個角色一個夠強、夠現實的理由。

因此,我幾乎是一開始就知道醫生一定要有一個受創的經驗。不管我給他什麼樣子的背景故事,我在前期構思的時候就安排了這樣的狀態。因為我想要在一開始的時候就插入一些線索,這樣讀者會先意識到這個醫生「好像還有更多故事」、「好像還有更多故事」的狀態,然後就到了故事的終點(大笑)。因此,在早期先想好醫生的故事,然後安排故事的進展會順利一些。



問:在《世上只有媽媽好》這本小說裡面,FBI的探員看起來也有類似的背景故事,但你並沒有將它完全地展示出來,為什麼會這樣做呢?對這個角色有其它的計劃嗎?
答:我原本的初版書稿,有更多關於她的故事。但當我們進入到出版流程中的時候,覺得故事裏面有太多東西了,因此決定要把她的故事拿掉。因為雖然她的經驗和故事有著極大的相關,但她並沒有做任何有損職業道德的事情,或是犯下任何罪。她就是為了幫助凱絲,打破了一些規則而已,但那並不是犯罪。因此,我們討論的時候,覺得那個聯結性並不是特別地強。但現在有一個將《世上只有媽媽好》改編成影集的計畫正在討論中,我和編劇聊過,他們會想要把焦點放在這個探員的身上,每一季都會有她的登場。所以我們好好地討論了她的故事,現在我知道她的所有事!(大笑)我希望這個影集改編的計劃能夠成功,這個探員的故事能被說出來,而我也非常想要撰寫以她為主角的系列小說。現在我正在寫另一部獨立作品。但我確實有還有很多關於溫特博士的故事還沒有寫到,我非常想要去將它們寫出來。

問:剛剛提到了目前正在撰寫一本獨立作品,可以談一下這本作品嗎?
答:我其實本來在寫完全不一樣的東西,但這個靈感突然之間就出現了。所以我實際上更改了創作時程。現在正在寫的作品比起以前的小說,是更發生在當下的。主角也是一對姊妹,但她們已經長大成人。姊妹中,名叫蘿拉(暫譯)的那位,在離開家門和男網友約會之後就失蹤了。和蘿拉住在一起的姊妹,已經結婚並且有個小孩,她發現蘿拉不見之後就要去找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因此這個故事會有兩條敘事線,其中一條是這個正要去約會的蘿拉,這條敘事線中,時間的流動是以小時來計算的。蘿拉會開始意識到這個男人有什麼事情不太對勁,但這都是一些小事,而她太想要找到愛情了,因此蘿拉還是留了下來,搭上男人的車、和他回家。所以讀者可以看到她約會的所有過程。在另一條敘事線,則是從隔天早上開始,蘿拉的姊妹發現她沒有回家,所以試著去追蹤蘿拉前一晚的行蹤,像是蘿拉的手機在何時壞掉的、在哪間餐廳有人曾經看到蘿拉嗎?......像是這樣的問題。敘事者試著去找和蘿拉約會的男人是誰,蘿拉又可能在哪裡。在過程中,我們會逐漸認識這個敘事者和她年輕時的故事。因為這個敘事者在過去有一段和暴力有關的歷史,所以有個想法是或許她在找到和蘿拉約會的男人之後,可能會對他做一些比較恐怖的事情。

因此,這本小說的懸疑性會在不同的面向上展開。我前兩本小說的懸疑性都是架構在結局上的,某個程度上來說也是建構在「過去發生了什麼事情」之上,是比較過往的。但這本小說的懸疑會是更在當下、更有「立即性」的那種感覺。因此讀者會想要和蘿拉說「不要進去那輛車裡啊!」、「不要進那棟公寓!」、「你都有這種感覺了還不掉頭快走!會有壞事發生的啊啊啊啊!」所以在這邊會有讀者很享受的懸疑感。另一層懸疑會是在「在約會那天,蘿拉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現在正努力讓提高懸疑度,讓懸疑感更貼近當下,但希望依然能維持人物在心理動機部分的強度。
對我來說,希望讀者能認同裡面的角色。因此,我試著要把所有女性都能共感的「想要找到對的人」的那個部分放進去。而因為角色本身在童年時受過創傷,因此那樣的渴望會更為強烈。我覺得每個人都有一小部分的自己是像那個樣子的,可能程度不同,但是都會有這個部分,因此我希望能寫出讓人們能有共感的角色。

問:在目前的作品中,其實都使用了相當多心理學和科學的專業知識,但讀起來卻不可思議地流暢,完全不會讓人覺得很困難,這中間有什麼訣竅嗎?
答:我在當律師的時候獲得了很多這方面的專業知識,另外我也特別研究了心理學,所以我很努力地去吸收我所能吸收的這些知識。除了建構情節與安插線索之外,我覺得這是寫作中最困難的一環。我一開始寫作的時候塞了很多東西進去,之後我自己拿了一些出來,我的編輯也拿了一些出來。之後我們拿給其他人看,聽他們的意見。如果說相關的知識會拖累他們閱讀的速度,他們因為想知道接下來發生什麼事情而感到焦慮的話,就要再做調整。但每個人對這些解釋的吸收量都不同,有些讀者會乾脆跳過去,因此要很努力地去找到一個平衡。

問:你是律師,但無論是《世上只有媽媽好》或是《最好別想起》中的主題,自戀型人格主題與記憶科學,和法律看似都較無相關。可以請教是如何獲得這些靈感的嗎?此外,這兩者似乎都在法庭上是難以被提出的證據,這是特意經過挑選的嗎?
答:是的,我想,想要讀法律驚悚小說、警察程序小說或是鑑識科學小說的讀者,他們會去找寫這類作品的作家。因此儘管我確實有去找警察與鑑識人員當顧問,以確保程序的正確性,但我在寫作的時候是試著不去碰觸這些領域。但這確實也替我的寫作帶來一些挑戰。以目前正在進行的新書來說,故事的節奏必須非常快速。因為在現代刑偵科技的幫助之下,「謎團」可說是瞬間即逝的。因此在故事的寫作策略上,心理驚悚也就成了許多人的首要選擇。另一方面,《控制》的大紅,也讓經紀人與作家們都意識到這項寫作方式的可行性而紛紛投入。

問:在《世上只有媽媽好》的這部作品中,有一個很漂亮的結構,是女主角Tess非常的理性而冷靜,彷彿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但我們到最後才發現,原來她也不知道姊姊發生了什麼事情,而她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找出姊姊到底怎麼了。這個點子怎麼想到的呢?
答:事實上,這本小說是從結尾長回來的。我先有了一對失蹤的姊妹,然後我想到了這個其實失蹤的兩人並不知道彼此發生了什麼事情的結局。所以我從這邊開始構思整個故事,並因此選擇了自戀症,因為這個病症相當符合我想要敘說的故事。

問:一般來說,「謎團」其實被認為是懸疑故事的核心,是讓人往前走下去的動力。而在剛剛的訪談中,溫蒂則很坦白地提到了「謎團」的不持久性。但在她的寫作中,很讓人驚豔的是她其實利用了這個不持久性,在《世上只有媽媽好》設置了更令人驚豔的懸疑。
答:噢,謝謝你的稱讚。因為我想凱絲其實是很孤立無援的。她必須要在司法單位找到這個島之前,就先得到博士的協助以擊破母親的心房,讓母親說出姊姊在哪裡。這是針對現代刑偵科學的進步而提出的策略。因為一但警方找到島嶼,他們就會知道艾瑪從來就沒有在島上住過。懸疑的設置,除了一開始被提出的「艾瑪在哪裡」之外,更多了裏層的「母親何時崩潰」,以及夾雜在這兩者之間的「警方搜查時間」

問:這樣看起來,科技在小說中其實不能說是有助益,甚至是一種阻礙了嗎?
答:是的,它們完全沒有幫到我的忙(大笑)。我必須要設置各種阻礙科技的情節。像我正在寫的這篇小說,我必須讓女主角的手機壞掉。否則他們只要使用「尋找我的iphone」就可以找到她了。我想這對現代的懸疑小說家來說,都會是一個蠻大的挑戰。

贊助

參與人數 2謎點 +170 收起 理由
Naruhoto + 150 增廣見聞!
Chandler + 20 增廣見聞!

查看全部贊助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文 登入 | 立即註冊 Sign in with facebook Sign in with google

本版歷練值規則

快速回應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