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談精神病態/社會病態/反社會人格違常的書(二) - 詭計圖書館 - 謎團
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62|回覆: 0

那些談精神病態/社會病態/反社會人格違常的書(二)

10

主題

22

文章

42

歷練值

線民

Rank: 1

歷練值
42
發表於 2018-5-7 17:38:3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詹姆斯‧法隆(James Fallon),《天生變態:一個擁有變態大腦的天才科學家》(The Psychopath Inside: A Neuroscientist’s Personal Journey into the Dark Side of the Brain),瞿明晏譯,陳永儀審訂,三采文化,2016年9月
M. E. 湯瑪士(M. E. Thomas),《反社會人格者的告白:善於操控人心、剝削弱點的天才》(Confessions of a Sociopath: A Life Spent Hiding in Plain Sight),筆鹿工作室譯,世茂出版,2015年8月

  上面這兩本書,都是精神病態者/社會病態者/反社會人格者的親自現身說法。好吧,也許這樣說不太精確,雖然詹姆斯‧法隆是以真名示人、還去做了TED演講,M. E. 湯瑪士卻是個假名——但她曾經戴著金色假髮上電視節目,在我看來那假髮實在沒遮到什麼,除非她的變裝技巧出神入化,否則看過這節目的人應該都能一眼認出她來。(https://www.drphil.com/shows/2035/ 這個連結下方的金色假髮女。)想來職業與社會身份、甚至性別上的差異,造成了這種現身程度的差別:法隆是一個緊密大家族的家長(連孫子都有了),婚姻穩固,而且是成就斐然的神經科學家,已經到了職業生涯的後期,公開表明他有個「變態大腦」並不會太嚴重危及他的社會生活;湯瑪士卻頂多三十來歲,照她自己的說法,在某大學法學院教書,也考慮將來結婚生子——但我猜她還沒拿到終身職,也還沒真正結婚生子,或者就算結婚生子了,旁邊的人大半不知道她是得到醫生認證的「反社會人格者」。如果你一想到「這種人」也想結婚生小孩就皺眉頭了,我建議你再多想一想。如果你覺得反社會人格者/精神病態者/社會病態者不該生小孩,為什麼?那你覺得「有病」的人都不可以生小孩嗎?怎麼樣叫「有病」?……
  如果講得非常簡化,這兩本書都在講一件事:精神病態者/社會病態者/反社會人格者也是人類,也跟其他人類一樣,不是一個標籤就能夠解釋完一切。早期針對「他們」的研究,都是努力把「他們」跟「我們」分開,如果你發現了「他們」,不要靠近趕快逃走。但比較晚近的研究角度就有點變化了,開始注意到「精神病態者」也有不同樣貌,這是個連續光譜:他們有共同特徵也有個別差異,這導致有些人成了被關起來的連續殺人犯,有些人卻變成大企業領袖,還有些人變成軍隊裡的明星。按照心理學家凱文‧達頓半搞笑的分類,007就是「功能健全的好精神病態者」(functional good psychopath)。跟達頓一起合著《不正常成功心理學》的安迪‧麥克納布就是活的007(英國空軍特種部隊退役,在某些時候他可以毫不猶豫地行使暴力),而他的腦造影圖就跟法隆一樣「不正常」。法隆自己則是另一種「功能健全的好精神病態者」,他沒有暴力傾向,而在他不小心發現自己的腦造影圖跟他研究的暴力兇殺犯人很像以前,根本不知道自己有「變態大腦」。(順便一提:在《天生變態》這本書裡,psychopath譯為「心理變態」,但這個中文名詞太像普通罵人用語,所以我本人不愛用XD,但或許比心理「病」態這個說法更「正確」——畢竟psychopath嚴格說來不算「病」,他們是「不一樣」,大部分沒有病識感,也沒什麼動機要被「治好」。)
  這兩本書的中文書名副標,居然都提到「天才」這兩個字,原文書名裡可沒有這種字眼,不過這種行銷考量也挺容易理解的,就好像近年來超流行把動作片主角設定成疑似亞斯伯格症患者(我得承認我還是吃這套:對我個人來說,情緒波動〇卻有嚴謹道德觀的暴力機器,不知怎麼的就很紓壓……),大眾文化消費者要是粗心大意,就會以為肯納症患者通通超人來著。「不正常」的他者先被視為厭棄的對象,然後又走到另一個極端,「正面」特質被挑出來擴大包裝。這兩個人大概不算「天才」,但也算是社會成就斐然(所以才有這個本錢出書,提醒大家psychopath不是只有遲早被關起來的那一種);而過去對於功能失調的「壞」精神病態者所做的研究,其實也不時在強化「精神病態者比一般人聰明有魅力」的想法。但事實上真是這樣嗎?我覺得挺可疑的。精神病態者最突出的特徵是缺乏罪惡感,情感同理心作用低落。(比較傳統的說法是他們「沒有」情感同理心,但後來有些更深入的研究指出,不見得是完全沒有——如果完全沒有,就不會有那麼多性獵食者有辦法預測受害人的想法,或者從受害人的痛苦中取樂了——只是對他們來說,把同理心「關掉」比較容易,普通人可能根本關不掉。)這跟智商沒啥關係。衝動控制差、智商沒很高、同理心很低、魅力值低的psychopath,可能很快就因為愚蠢的犯罪行為變成永遠在蹲苦窯的慣犯,沒什麼人會去管這樣的人到底是不是psychopath,只單純會覺得這傢伙就是又笨又壞吧。繞回來說,這兩位作者是佔據了某個較有利的位置(「好」精神病態者中的佼佼者??),得以開口發言。那麼,他們說了什麼呢?
  《天生變態》除了書名聳動以外,內容有一半還是很認真的在解釋大腦構造與神經科學。(也就是說,那一半我看不太懂,很多名詞記不住。)另外一半則是他的自我反省與自傳——這是真正有趣的部分,也是某些人會心存懷疑的部分。Goodreads上某些讀者的負評,頗滿耐人尋味。一開始我覺得很困惑,為啥有這麼多人指控作者是個自滿的騙子呢?但他們又都沒講清楚到底他們覺得法隆哪裡騙人。如果法隆顯得很自滿,唔,我覺得還滿自然的,畢竟他本來就算是人生勝組吧,而且psychopath的特質之一就是自信過剩啊。如果要指控他是騙子,那就得抓出他說話明顯不實在的地方,但到目前為止還沒查到什麼新聞踢爆他說了什麼大謊話,或者他其實前科累累。到後來我領悟到,其實那些負評想來應該反映的是讀者本身的既有想法與感受,跟法隆本人是否誠實沒什麼關係——坦白講,我讀這本書時的預設就是,既然法隆有個具有psychopath傾向的大腦,那麼他本來就會自信過剩、用玫瑰色眼鏡看自己的世界(他的工作好愉快、人生好順利),他的自省本來就不是百分之百可靠客觀啊。他的行為(他坦白說他會慫恿別人做脫軌的事、他對妻子不忠實)對於道德感比較強的讀者來說,大概本能地就會覺得討厭,但他們又分不出來那種討厭其實是出於正常人的避險本能,結果就是毫無意義地指控法隆不誠實、自戀——諷刺的是,這些可能都是事實,但跟這本書值不值得參考毫無關係。
  我個人可能道德尺度比較鬆,讀這本書的時候沒有任何道德上的反感,反而是注意到很多有趣的小細節。好比說,法隆表示,他在高中跟大學的頭兩年,「是一個非常敏銳的人文主義者」,但他過了二十歲以後,「那些敏銳卻黯然褪去了」。很微妙,大部分人的成熟,是隨著成年跟終於長好的前額葉,變得比較能夠控制衝動,變得更有良心,但他的發展相反,他「成熟」之後,大半情感同理心凋零了。假設他在人生中追求與在乎的東西更膚淺(好比說只求金錢、生理刺激與性滿足),他有「潛力」變成非常危險的人,但結果他並沒有,為什麼?看起來是因為他從小到大有足夠多社會支持/束縛/愛,所以他非常有理由大致上過著遵守社會規範的生活,甚至沒意識到自己跟研究對象很相似。
  如果讀《天生變態》會不舒服的人,就千萬別看《反社會人格者的告白》了,會更不舒服,因為湯瑪士「不正常」的程度比法隆更高得多,她非常清楚明白地寫了她會怎麼樣操縱別人、她如何缺乏罪惡感,有時候因為感覺上的差異,她完全搞不懂「正常人」到底怎麼回事,以至於在社交場合表錯情。她披露的事情都不犯法,她也自稱沒有暴力傾向;當然我們可以合理懷疑她有所隱瞞,但我看不出來如果她是連續殺人魔或詐欺犯,寫了這本書對於她個人引誘新受害人到底有啥幫助,所以我想可以假定這本書的自剖還算可靠——雖然看完以後你不太可能喜歡這個人。(在Goodreads上我照例看到有負評堅持作者謊話連篇又自戀等等,但基於前面的理由,我覺得這種負評沒什麼實質意義。)她寫這本書,當然也有她的社會/政治目的:替她的同類(功能健全的好精神病態者,或者至少是功能健全的「未犯法」精神病態者)爭取不被歧視的生存權。這本書意外地紮實:不只是個人傳記(仔細一想,如果完全只是個人傳記,讀者應該很快就會覺得無聊甚至噁心),也包括湯瑪士為了理解自己而做的精神病態者研究文獻整理,還有她對此做的反省,偶爾還會用很犀利的話戳一下正常人。(如果你對這些文獻不熟悉,湯瑪士的整理還挺有用的,可以讓你按圖索驥。)她的自剖裡,有個細節讓我覺得特別有意思。她從小就是摩門教徒。摩門教規矩特多,而她就是喜歡這一點。對於道德良知缺乏第一手感覺的精神病態者如她,社交規矩清楚太方便了,否則要一直想自己該怎麼反應才不會顯得奇怪,實在太累了。這又讓我想到之前讀《告訴我,你為什麼殺人》時,身為司法精神醫學專家的作者提到,對於精神狀態太異常的人來說,生活規律嚴謹的精神病院是個清靜而安全的地方,要遵守的規矩很清楚,讓他們不容易傷害別人或自己……
  雖然湯瑪士沒有犯下什麼大罪,但她自己承認,以她的衝動程度之高,哪天沒準搞不好就坐牢了。而她做過的某些操弄之舉……仔細想想,我絕對不想變成被她操弄的對象。但在她還沒有真正犯罪以前,她跟其他不那麼善良的普通人一樣,還是有權利自由地活下去。而她雖然有危險性,大部份時候,她還是覺得正常人的普通生活有價值,她想要這樣過日子。讀這本書,某種程度上是很好的考驗:考驗你對人權的真正態度。你怎麼看待一個「內心不善良」的人?你會不會因為她說她一輩子都不會改變她操縱別人的行為,覺得她沒資格活下去、沒資格生育後代?但我們「正常人」裡,又有多少人夠「善良」呢?而且善良又無法保證行為的正確或沒有傷害。
  很抱歉我最後要把各位讀者遺棄在道德思考的半路上。因為這種問題每個人都得自己想。

贊助

參與人數 3謎點 +500 收起 理由
nosdivad + 200 不給謎點說不過去!
Naruhoto + 200 不給謎點說不過去!
fableywc + 100 增廣見聞!

查看全部贊助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文 登入 | 立即註冊 Sign in with facebook Sign in with google

本版歷練值規則

快速回應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