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沙島港仔村命案】被害遭棄水井雙鞋散落,純樸村莊... - 疑案辦討論 - 謎團
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305|回覆: 0

【白沙島港仔村命案】被害遭棄水井雙鞋散落,純樸村莊...

12

主題

15

文章

27

歷練值

超級版主

Rank: 8Rank: 8

歷練值
27
發表於 2018-3-30 12:18:5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想到澎湖,你會想到什麼呢?海上花火節?雙心石滬?好吃的海產?仙人掌冰?但你有發現嗎,這些印象,全都來自「觀光客之眼」──什麼好玩,什麼好吃。但作為一個比台灣還早數百年開發的地區──在1171年,南宋樓鑰所著的《攻瑰集》中,曾有紀載「有沙洲數萬畝,號平湖。」據考證,是澎湖首次在文獻中出現──澎湖本身其實有著多采多姿的傳奇故事,也不乏令人驚異好奇的真實事件。前者如金嶼「張百萬」與澎湖進士蔡廷蘭的傳奇故事,後者則像是1915年發生的神祕漂棺事件。但今天要和大家介紹的,是1914年1月27日在白沙島港仔村發生的一件疑案。

不像我們目前發掘出來的其他案件,這個故事很簡短,可以說短到沒邊了。1914年1月十幾號的晚上,育有一子(五歲)一女(九歲)的女子呂氏紡,因女兒身體弱,要去準備糯米糕給女兒吃,但卻就這樣一去不回。據七歲的女兒供稱,她聽到媽媽一聲慘叫,也顧不得肚子餓了,嚇得用棉被把頭蓋住,就這樣睡了過去。隔日,呂氏紡仍不見蹤影。鄰人也發現情況不對,開始尋找呂
氏紡的行蹤。



他們沒有多久,就找到有一隻疑似呂氏紡的女鞋落在廚房,另一隻卻在門口的水井上。井中是早已沒有生命跡象的呂氏紡。

接到報案,急忙趕來的警察,將遺體從井中吊起。前來驗屍的醫生明確地指出死者的脖子上有指痕。他殺嫌疑濃厚。根據「妻子非自然死亡有八成機率是老公搞鬼」的這個定律,警察將同居人「某甲」給帶去審問。記者說,「異日水落石出。容當續報。」

但我們從未看到後續的報導,而即便是這段報導本身,亦有許多令人感到困惑的地方。首先,同居人「某甲」姓什名啥?為何無法具名?報導中先是提到「某甲妻呂氏紡」,又指出「現方研訊同居人某甲」,那麼這位「某甲」與呂氏紡的關係是正式的夫妻,或者是育有子女的同居關係?兩人感情是否和睦?案發當時,五歲的兒子是否有聽到任何聲音?某甲當時置身何地?為何驚動女兒的慘叫,卻不見同居人有任何反應?

儘管有諸多疑問,但按照報導中所描述的狀況,我們依舊可以簡單地推測在那個不幸的夜晚事件發生的順序。按照現場「一女鞋在廚下。另一只在門首水井上。」的描述,即便捨去脖子上的指痕,或許也可以排除自殺或意外的可能性:若是自殺,則鞋子理論上不會散落各處。意外墜井的狀況亦然──若非一同墜井,至少會散布在水井的四周。

這使得他殺的可能性大大的提高。而從九歲女兒「聞其母悲鳴一聲」的證詞,可知前後並無其他大到可以驚動女兒的聲音。這使我們可以推斷,呂氏紡並非因故與凶手爭執,事態升級後遭害,而有很大的可能性是被偷襲。考慮到脖子上的指痕,凶手很可能是先襲擊呂氏紡,致其慘叫後以勒頸的方式令其窒息。這是冷血的預謀殺人,或者是出錯的搶財劫色?如今我們已經難以得知。

但呂氏紡為女兒煮糯米糕的廚房,十分有可能就是兇案第一現場。也因此,鞋子才會在屍體從廚房被搬運到水井的過程中,分別脫落在二處。

案發地點白沙島港仔鄉,在1913年6月以前,隸屬澎湖廳大赤崁支廳(轄有),但在事發當時(1914年1月),大赤崁支廳遭到裁撤,改為直隸澎湖廳鎮海區。查詢總督府職員錄,當時澎湖廳警務課計有警部五名(鹽尻彌太郎、衣山正、大堀久吾、三本佐彌太、柴田一平),警部補四名(濱野寅吉、山來精一、荻原榮之助、志津吉郎)、技手一名(永富正雄)、雇員兩名(松下卯之
吉、芥川獺一郎)。其中,大崛久吾在1908到1909年間於大赤崁支廳擔任警部補,1914年間已經升任澎湖廳警部。考慮到此一經歷,前往處理的警察相當有可能即是大崛久吾。

醫生的部分,計有公醫三人(中島久、原武者五郎、真鍋隆二郎)與公醫事務囑託一人(佐藤乾)。其中,真鍋隆二郎在1912年時在大赤崁任職,應該就是報導中提到的醫師。

在調查的過程中,調查員發現在澎湖,呂姓為大姓。而在當時,港仔村更住著頗有文名的紳士呂淵如。呂淵如,名愿,字子蘭,生於1850年,1873年為生員。日本領台後,在1900到1901年曾任澎湖廳第十一區的街鄉長,後任職於港仔公學校、白沙島公學校。1912年任港子保正。新聞裡雖然沒有提到呂淵如,但在民風純樸的白沙島,出了這樣一樁命案,做為警察與地方百姓之間溝通管道的保正,或多或少也會和此案有所牽扯吧?更何況,考慮到居住地的重疊,呂氏紡與呂淵如亦有可能是遠親。稍加關心,亦在情理之中。

另一方面,令人感到好奇的是,為什麼報導中嫌疑犯「某甲」的身分從未曝光?《台灣日日新報》可不具備為疑犯匿名的優良傳統。而在港仔村這樣家族關係緊密的地區,記者也不可能問不到「某甲」的姓名。這一點,加上「某甲」作為最大嫌疑人,一直讓調查員有些耿耿於懷──「某甲」是其他家族的有力人士嗎?

但最令人感到好奇的,可能還是兩名稚兒後來的境遇吧。他們後來是由生父繼續撫養嗎?或是由父母親的親族接手照顧呢?小小年紀,面對這樣的慘劇,他們的人生會因此有什麼樣的劇烈轉折呢?因此案年代久遠,姊弟可能也已經不在人世,但依舊令人感到不忍。

附帶一提。由於棄屍地點為水井,調查員曾想一併調查當時的水井分布圖,可惜並無所獲。然而卻獲得一個有趣的豆知識:除了前幾年發現的半屏山地下水庫外,澎湖赤崁也有一座不太為人所知的地下水庫。這座水庫雖然歷經泥沙淤積、蓄水鹽化等問題,但至今仍相當努力地為澎湖居民的用水而努力著。

由於缺乏後續報導與調查報告,本案的真相如何,目前仍不甚明朗。令人在意的五歲和九歲小孩的後續如何,亦難以追索。但我們會學習赤崁水庫的精神(?),繼續努力查找資料。各方賢達若有建議或線索,也歡迎來信或留言告知!

參考資料:
1. 〈他殺疑案〉,《台灣日日新報》,1914年1月27日。
2. 范燕秋,〈軍略要地、殖民與澎湖的公共衛生──以日治初期醫療系統為分
析主軸〉,《澎湖研究 第一屆學術研討會論文輯》,澎湖縣政府文化局
,2002年,頁116-136。
3. 藍亦青,《帝國之守:日治時期台灣的郡制與地方統治》,國史館,2012
年。
4. 蕭宗瀚,〈日治時期台灣犯罪搜查之研究(1895-1945)〉,師大台史所碩
論,2012年。
5. 台灣日日新報資料庫,漢珍股份有限公司。
6. 台灣總督府職員錄系統,中研院台史所。
7. 台灣總督府檔案,國史館台灣文獻館。
8. 澎湖在地知識服務平台:https://penghu.info/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文 登入 | 立即註冊 登入 登入

本版歷練值規則

快速回應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