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義地圖失竊案】軍機地圖火車上神秘失蹤,45分鐘內車廂發生何事? - 疑案辦討論 - 謎團
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211|回覆: 1

【嘉義地圖失竊案】軍機地圖火車上神秘失蹤,45分鐘內車廂發生何事?

12

主題

15

文章

27

歷練值

超級版主

Rank: 8Rank: 8

歷練值
27
發表於 2018-3-27 16:37:4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調查員:香楠

消失的機密地圖

1926年的6月10日,臺灣日日新報出現了一則短短的啟事,寫著嘉義稅務出張所在2月21日的時候,遺失了用木箱裝存、謹慎密封的地圖,其數量竟高達2928張。啟事中同時言明,凡是提供線索的人,以一千圓重金懸賞,希望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知情者能夠協助警方辦案。

這批將近3000張的地圖不僅數量驚人,與軍務機密相關,更是在運送到當時位在台北的總督府途中失竊,自然是一件不得了的重大疏失。

此時,距上一次臺灣本地武裝對抗日人的西來庵事件已經過了十年,期間雖非平靜無波,但再沒有傳出有組織打算再次以武力反抗日本政府的消息。然而,這些軍機地圖的失竊只是否代表又出現了反抗的聲音,這只是一個預告、一場前哨戰,有一群人正有計畫地籌備行動,以此預告著下一波武力衝突即將來臨呢?

當然,這是最糟的揣測。也許,這些地圖只是在運送過程中被錯置,遺失在某地,而運送的負責人員不敢承認,於是上升成了嚴重的過失?無論是哪一種可能,遲至三個多月後這消息才見報,並以千圓懸賞,可見有關當局焦頭爛額地忙了許久,再也無計可施、無法可想,只好期望高手在民間了。

當時臺灣大眾所吃的是未脫去糠層與胚的玄米(即糙米),而每百斤糙米躉售價約24.93圓,也就是說,1000圓可以買到4000斤玄米,如果以目前台北米價來看,大概就是110萬台幣能買得的白米。這麼多的米,該吃多久才吃得完哪……不,這麼多的錢,可以說是百萬懸賞了!我們可以肯定,這筆懸賞的吸引力非常誘人,但報上既沒有提到遺失箱數,也沒有提到外觀,更別說是運送過程了。在幾乎毫無頭緒的嚴苛條件之下,一般民眾即使非常想吃米,也難以著手調查。

回頭來看,無論官方或民間,從這五項來向外探查,能夠知悉的只有當時運送地圖的人員、運送的方式、運送的時間、以及總共遺失的地圖數量而已。

空白的45分鐘

根據當時公布的資訊,我們曉得在地圖運送過程中,從嘉義出發,一直到當時的樹林火車站都有人護送,因此不會是在嘉義到樹林之間遺失的。而從樹林火車站開始,這批地圖獨自乘上了晚間8點45分往台北的火車。

在火車的貨運車廂上,是無人監管的。當晚間9點30分,火車抵達台北,才有負責人員發現車廂空空如也,地圖不翼而飛了。

沒想到當時車站的負責人擔心受到上級譴責,竟然沒有立即通報,只敢偷偷摸摸暗自調查。從出發的樹林站,一直搜索到當時臺灣鐵道末端的宜蘭區域,一無所獲;在此同時,當地警察單位一直被蒙在鼓裡,不曉得自己的轄區出了這樁大案,於是也錯失了內部調查的先機。

大批軍機地圖遺失的調查延宕許久,最終還是紙包不住火,必須呈報給上級了,但此時線索已冷,無論是當時上下車的乘客名單或是沿途的足跡都已經消失,甚至連負責人對事件細節的記憶都不再清晰。沒有人曉得火車上這短短的45分鐘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人證物證都缺乏的情況之下,這樁案子簡直毫無頭緒,辦案人員也一籌莫展。

本以為這案子將要沉寂下來,但一個月後,令人意外的線索卻離奇地出現在辦案人員眼前。那麼,到底是藉由什麼契機偵破的呢?

本文最後由 goodnoseyen 於 2018-3-27 16:38 編輯

38

主題

46

文章

81

歷練值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歷練值
81
發表於 2018-5-27 14:16:30 | 顯示全部樓層
天門冬竊盜集團

時間必須回到日日新報刊登懸賞啟事前的兩個月。

該年4月,警察於海山郡鐵道沿線(即今日鶯歌往板橋一帶)逮捕了正在火車上盜竊的二人組。此時地圖失竊案還未被大眾知曉,中央的財務局官員與地方上的嘉義郡刑事也才將地圖失竊的事情告知警察不久,警方一聽到「火車」與「竊盜」這兩個關鍵詞,隨即聯想到了這個案子,迫切希望能知道這兩名犯人是否涉及地圖失竊案。

雖然這個推測像是先射箭後畫靶,但這麼大的案子,線索稀微,自然不敢放過任何可能性。反正地圖案已經是一灘死水,這次調查就當作碰運氣,碰不著也沒損失。除了仔細調查他們的身分與作案手法,也派出田村與江春由兩位刑事持續搜索。

想不到,這條線還真是大獎。逮捕的兩名竊賊分別是淡水八里的鄭紅毛,與新莊西盛的羅進壽,外有一名同夥徐春波。這兩位刑事藉由竊盜二人組的供詞,在樹林發現一名販賣天門冬的可疑男子,詢問其貨源,聲稱取自板橋一名叫作林石頭的人。由於這批天門冬曾出現在火車失竊清單當中,兩位刑事認為這人就是火車竊盜團的銷贓管道之一。

集合所有人的證詞,警方勾勒出這個集團的運作方式:他們在現今板橋到鶯歌之間的鐵道出沒。年紀較長的鄭紅毛會先在火車上將盜竊的物品往車下拋,羅進壽與徐春波二人則在車下沿途撿拾,所得之物,交由林石頭委託各類管道銷贓。

難道這個集團真的偷竊了接近3000多份的地圖嗎?至少在紀錄上是如此。

流水無情機密逝

經過警方數次審問,他們坦承確實在火車上偷竊了那些地圖,但不明白箱中所裝載的是重要文書,反而預期這些沉甸甸又加密的箱中必定藏有財寶,於是將箱子拋下火車。直到他們在鐵道旁喜孜孜地撬開木箱,發現其中裝載了滿滿無法變賣的紙書。這些不法之徒希望落空,於是也沒有細看內容,就順手將所有物品都拋棄於鐵道旁的大嵙崁溪(今日的大漢溪)裡。

這一連串的供詞雖聽來十分烏龍,甚至與先前揣測的盜竊機密、武裝抗日等猜測一點干係也無,但乍聽之下,找不出什麼破綻。為了驗證此說,警察派人打撈大嵙崁溪一帶,希望能尋得蛛絲馬跡。然而,事隔數月,數箱地圖與文書都已隨水流消逝,只能打撈到一段疑似封箱所用的麻繩。

在只有證言而無可靠證詞的情況之下,警方為求嚴謹,便以同樣的木箱與紙類浩浩蕩蕩地重演一次地圖漂流記,證實河水沖刷過後,所有物證幾乎毫無殘留,難以打撈到任何東西,於是只能判斷鄭紅毛等人的供詞無誤。

這樁疑案利用了罪犯不知真假的證詞、河中疑似封箱的麻繩,重現犯行的實驗證據,以主嫌林石頭的狀況之下落幕。

然而,林石頭究竟是不是被同夥拱出來承擔的主犯,以及更重要的,此案是否真由這些火車竊盜團所犯下,或僅是因官員們見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將此案扣在鄭紅毛等人頭上呢?這種種懷疑,只能淹沒在大嵙崁溪的流水中了。

參考資料:
1. 嘉義税務出張所紛失土地測量原圖二千九百二十八枚懸賞一千圓(1926年6月10日)。日日新報。
2. 談嘉義稅務署地圖記錄紛失真相(1926年7月13日)。日日新報。
3. 大正十五年物價(1926年3月31日)。臺灣總督府府報。
4. 日治時期鐵路分布圖。取自:http://thcts.ascc.net/themes/rd15-07030.php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文 登入 | 立即註冊 Sign in with facebook Sign in with google

本版歷練值規則

快速回應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