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德橋怪案】基隆礦業興盛年代,福德橋下驚見燒傷浮屍 - 疑案辦討論 - 謎團
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309|回覆: 1

【福德橋怪案】基隆礦業興盛年代,福德橋下驚見燒傷浮屍

38

主題

46

文章

81

歷練值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歷練值
81
發表於 2018-3-20 14:16:4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福德橋怪案01】基隆礦業興盛年代,福德橋下驚見燒傷浮屍
調查員: 艾德嘉

還記得雨港基隆的風光年代嗎?

日治時期的基隆,不僅是北台灣的重要軍事與商業港口,還是煤礦的開採重地。從八斗子、七堵與瑞芳等礦區出產的煤礦,源源不絕地運往日本的工廠,支撐時代的工業發展。煤礦產業帶來的繁榮,在基隆形成了所謂的「煤礦文化」,今日一些聚落即是當年礦工聚集的遺跡。

當時,來自台灣各地的煤礦工人湧入基隆,甚至有礦工遠從花東地區而來。儘管採煤礦的工作非常危險,常有礦災發生,但礦工們為了生計,仍是不惜性命地投入礦坑之中,拚一個發家致富的機會。

但即使沒有被礦災奪走性命,多數礦工的命運仍是貧病苦,並隨著台灣煤礦業的衰落,如同今日的福基礦坑遺跡一般,埋沒在時代的荒煙蔓草之中。今天,我們要說的故事,就是夾在基隆煤礦興衰史中的一頁小插曲。

1912年4月13日的清晨5時,有行人自基隆的福德橋上經過,在拂曉的半明半朦之間,行人瞥見橋墩下的河面,似乎有個東西載浮載沉著。

行人湊近一看,這一看不得了。

竟然是一具浮屍啊!


嚇壞了的目擊者,立即通報基隆支廳的警官前來調查。警官們隨即到現場封鎖區域,臨場檢驗這具駭人浮屍的來歷。這是一具中年男性的屍首,外觀上已有腐爛痕跡,而且全是燒傷。

更令人悚然的是,男子的雙腿被繩索綁縛,繩子的另一端繫著石塊。看來男人不僅不得好死,還有人要他死無葬身之地,沒於河海之中。

這個可憐的男子是誰呢?
基隆支廳的警官甚有效率,很快調查出死者的身分。死者乃是住在基隆和興頭的煤礦工人「游粗皮」,四十三歲。游粗皮並非本地人,他來自宜蘭羅東堡,是一位從遙遠家鄉到基隆礦坑打拼的苦命勞工。

游粗皮的生前究竟發生了甚麼事,害得他如此橫死異鄉呢?這便是警方需要深入調查了解的。由於游粗皮的遺體上全是燒傷,警方認為他極有可能是被火焚致死,不過按照當時的刑事程序,仍須送到醫院經過驗屍,才能確認死因。

在游的屍體被送往港東醫院驗屍的過程中,警方也快馬加鞭的尋找嫌犯。嗯,警方這麼快就斷定游粗皮必是被人謀害了嗎?這也不算奇怪,即使說游是意外慘死,屍體也應該在火災現場才是;而不應該出現在河裡,雙腿還被綁上石頭,差點就要隨波逐流出基隆港去了。整個場景看起來就像極了有人犯下謀殺重罪之後,意圖消滅屍體證據的結果。

游粗皮之死,究竟是不是一起謀殺案呢?

如果真是謀殺,兇手會是誰呢?動機又是甚麼?手段為何如此兇殘?

如果是自殺或意外,那屍體又怎麼會被這樣處置?出現在不該出現的地方?

他有沒有關心他的家人,正在煩惱他的失聯,和全家的下一頓生計呢?

諸多疑點,纏繞在一個煤礦工人的詭異屍體上。或許游粗皮生前只是一個無人聞問的小人物,但他的異常死狀,使他的死亡成為警方不得不查的謎案,並變成《台灣日日新報》的一時焦點。
接下來的數天,警方很快地在基隆後井仔的一一九番地,找到了疑似謀害游粗皮的嫌犯,抓回警局嚴加審問。與此同時,從驗屍醫師那邊傳來的消息,卻使全案有了意外的發展。

【福德橋怪案】下方待續

原文刊載於:疑案辦【福德橋怪案01】基隆礦業興盛年代,福德橋下驚見燒傷浮屍

38

主題

46

文章

81

歷練值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歷練值
81
發表於 2018-5-27 15:22:15 | 顯示全部樓層
【福德橋怪案02】病死後遭火焚,艱苦人弱弱相殘!
調查員: 艾德嘉

基隆後井仔的居民許西,一日聽見家門口有人來訪,前來應門,發現來者竟是警察大人們。他對警察找上門的理由,心裡其實也有個底,只能暗怪吩咐的人辦事不力。

但接著警方說的話,卻完全超乎他的預期,使他大驚失色。「你涉嫌殺害房客:煤礦工人游粗皮!」警官對許西說:「今天便是要帶你回警局訊問!」

自從日前礦工游粗皮全身火焚、綁上石塊的屍體,在基隆福德橋下被人發現起,當局便迅速地展開此怪案的調查,將之以謀殺案的規格處理。

警方調查游的家庭背景,發現他來自羅東外地,孤身一人。游平時的居所,便是許西的家。房客關係加上許西未主動申報失蹤等因素,使得許西快速成為命案的重要人證,乃至於嫌疑犯。

許西到案後馬上大喊冤枉,他絕對沒有殺害游粗皮。然而警方在審問過程中,很快又從證詞內找到另外兩個關係人等:江阿老跟陳怣(音同尤)。這兩人也是許西房客,受其委託,把死者棄屍橋下,涉嫌同樣重大。兩人很快也被拘提審問。

無故託人用這種手法棄屍,屍體上面又有謀害跡象,許西等三人的嫌疑看起來實在太大了。對警方來說,現在只剩問出動機和口供,就差不多能結案了。然而就在案件的關係網逐漸明朗之際,警方接到了負責驗屍的港東醫院的通知,使全案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折。

游粗皮竟然不是死於火傷,而是心臟麻痺加上肺結核病死的!現代醫學既已證明燒傷不是致死原因,而很可能是死後才被焚燒。游粗皮長期感染肺結核,身體狀況不佳,中年病歿並不為奇。

但事情奇就奇在一個病死的男人,遺體怎麼會被火燒又出現在河裡呢?

這時候,警方才回過頭來,認真審視許西與江阿老等人相互矛盾的口供。據許西的說法,游粗皮本來擔任煤礦工人,後來改當豆腐行商。他舉目無親、身無分文、又沉痾不起,就委託許西在他死後,要好好安葬他。

接著有一天,這位孤獨又艱苦的前礦工在咳嗽聲與血沫中,心臟麻痺死去了。

許西打算要實踐承諾,然而偏偏他也遇到跟游粗皮一樣的困擾:沒錢。

沒錢能怎麼辦呢?買不起棺材、買不起墓地,許西只能請江阿老與陳怣兩人,幫忙把遺體扛到有應公祠骨堂,台灣孤苦靈魂死後安息的處所。

然而,受託的兩人並沒有照辦,卻是隨意棄屍。許西說是江阿老兩人的懈怠,害屍體在橋下沉浮、驚擾社會。

許西把責任推過來,江阿老與陳怣卻滿腹委屈,他們抗辯道:許西當初可不是這麼說的。當初的命令就是把屍體綁上石塊,沉到河底去,眼不見為淨就好。才沒有聽說送到有應公祠這回事呢。

互相矛盾的證詞,究竟誰是誰非?

不管誰說的才是真話,三個人都犯下「死體遺棄罪」,吃定牢飯了。

「若然則本島人之無智。」《日日新報》在報導的末端,如此開地圖炮嘲諷道。不過除了當年還很正確的種族歧視發言,《日日新報》也對當事人表露了同情:「以乏葬資故而犯死體遺棄罪洵可憫也。」因為沒錢買棺材,就犯了棄屍罪,嘛是足可憐啦!

如果這些真的就是實情,確實這些可恨之人,還是有可憐之處。但這就是全部的真相嗎?

游粗皮死於心臟麻痺,但為何又會全身燒傷呢?燒傷是生前或死後造成的?
是棄屍三人組,想把屍體燒成骨灰結果失敗嗎?還是有更可怕的理由?

此外,游粗皮本為礦工,但根據許西說法,他後來轉職為賣豆腐的商販。雖然也只是小生意,但真的會窮到連自己的棺材本都付不起嗎?許西在金錢方面是否還有所隱瞞呢?

假設江陳兩人的證詞為真,許西又為什麼不願把遺體送到有應公祠?而是鬼鬼祟祟綁上石頭丟到河底?

游粗皮之死仍有許多疑點未解,然而《日日新報》對他的關心到此為止,再沒有橋下死屍的續聞。

無論死得再怎麼詭奇可憫,他畢竟就是一個窮到埋不了自己的前礦工,可以連續報導一個禮拜,已經超乎他應有的新聞價值了。許西等三人對他無論是生前相害,還是死後亂來,也是一群底層人弱弱相殘,風光煤礦都市中的一則陰暗小插曲。過了,也就被忘了。

實在是艱苦人的悲哀啊!

原文刊載於疑案辦〈【福德橋怪案02】病死後遭火焚,艱苦人弱弱相殘!〉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文 登入 | 立即註冊 Sign in with facebook Sign in with google

本版歷練值規則

快速回應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