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蓉謀殺案】(二)迷惑的自白 - 疑案辦討論 - 謎團
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1521|回覆: 0

【湛蓉謀殺案】(二)迷惑的自白

43

主題

60

文章

100

歷練值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歷練值
100
發表於 2018-3-9 15:29:3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湛蓉謀殺案】(二)迷惑的自白


上回說到有人向警方坦承自己是殺害女星湛蓉的兇手。

這個突如其來的發展是怎麼回事呢?

在1993年底,也就是在湛蓉案發後約六個月左右的時間點,有一位就讀碧湖國小的閔姓女學童,不幸在內湖警察公墓遭到性侵、殺害並棄屍。內湖分局

在1994年元旦逮捕了這起案件的嫌犯,這個嫌犯就是曹阿明。

然而曹阿明為警方帶來的「進展」還不只如此,他還自白供稱,除了殺害閔姓女童,半年前造成轟動的年輕女星湛蓉遭謀殺、性侵跟焚屍案,也是自己所為!

在湛蓉案的半年膠著以後,警方在沒有新資訊或事證的情況下,發現「本案兇手」已在牢裡,甚至還有兇手自白。看來這起案件應該可以順利偵破……是這樣嗎?

根據曹阿明的自白,他殺害湛蓉的過程是這樣的:

他在7月1日的清晨,趁夜潛入湛蓉的住所,正欲行竊。但好巧不巧,屋子的主人就在裡面看報紙,令他當場敗露。情急之下,曹持木棒將屋主湛蓉打昏,隨後歹念橫生,就性侵了她,並偷了新台幣一千五百元。事畢後,他想到自己有白內障,被害人容易指認,就決定以現場找到的絲巾將湛蓉勒斃滅口,再用報紙、毛毯等易燃物點火焚屍。由於他視力不佳,點火時不慎燒到自己的左臉,從後門逃離時更撞見兩名清潔隊員。他旋即逃回遊民收容所,意欲掩蓋自己半夜行竊殺人的事跡。在被收容所管理員問起臉上燒傷時,他辯稱是在警察公墓燒東西不小心自傷的。

乍看之下,曹阿明的自白在細節方面相當詳盡,似乎很可信。然而最大的問題在於:警方先前調查中掌握的湛蓉案事證,到底有多少跟這份自白相符呢?

首先,我們來看曹阿明的不在場證明。根據他所待的遊民收容所紀錄,曹阿明在湛蓉遇害的1993年7月1日當天,因結膜炎在收容所登記看病。不過警方認為他是犯案後再回到收容所製造不在場證明,所以這個證明被認為無效。

再來,是湛蓉下體找到的體液是否與曹阿明吻合。依據1994年1月9日的聯合報報導,刑事警察局送交內湖分局的鑑識報告上宣稱:曹的血型與湛蓉身上的殘留精液相同。

接著是人證,自白中的「兩名清潔隊員」。警方先前查案時,就已經知道這兩位清潔隊員曾經看到「疑似兇手的人」從大樓上下來,警方將曹的照片給這兩位目擊者指認,他們確認當時看到的人就是曹阿明沒錯。

至此,看來曹阿明的自白是真有其事,罪證確鑿了。承受壓力多時的內湖分局,至今終於可以宣布破案,殺害湛蓉的兇手已經落網,善良跟正義都回來了。

檢警的運勢持續走高。曹阿明在承認犯下湛蓉案後,又陸續被發現犯下許姓女童的綁架謀殺案、保齡球館員工陳素琴、潘月慧縱火命案、以及電器行老闆娘吳麗華命案,而他也供認不諱。這麼多起駭人聽聞的殺人案,竟然都是同一個人所為,而且仔細看這些案件,性質可是大異其趣。

閔姓與許姓女童的命案,屬於誘拐與性侵兒童的綁架謀殺案。

陳素琴與潘月慧命案,則是曹阿明宣稱與共犯邱連財行竊失風被撞見,結果邱連財憤而點火引燃機車將她們燒死。

吳麗華命案,是兇手在電器行中將老闆娘以刀砍殺致死。據曹阿明的說法,他到店裡購物,因為吳麗華鄙夷他衣著不潔又滿身酒氣,故憤而拿開山刀砍死她。

最後回到湛蓉命案上面,看起來部分過程與陳、潘命案有點相似,但曹阿明是一人行動,並且在行兇之前侵犯被害者。

這麼多起模式相異的案件,分散在不同的時間與地點,兇手或幫兇竟然都是同一人,該要如何解釋這種奇異的現象?

曹阿明是個喪心病狂,又能因應不同情況以不同方式作惡的連續殺人狂?

或者說,有些案件根本不是他犯下的?

當時的承辦檢察官與內湖分局選擇前者的解釋,在士林地方法院審理閔姓女童案時,也將湛蓉案併案移請法官以連續犯處理。同時,曹阿明已被法院以強姦殺害閔姓女童的罪名判了死刑。不過,法官鍾任賜認為兩案相隔太久不能併案,就將湛蓉案轉給士林分檢署的檢察官吳東都偵辦。

這一轉就發生了不得了的轉變。

吳東都檢察官一開始偵訊曹阿明,曹就立刻向吳檢察官翻供,宣稱:他絕對沒有殺害湛蓉。

這是怎麼回事?前面不是才有曹阿明的自白,說他就是殺湛蓉的兇手,還把作案過程描述的明明白白,而且還有事證可證嗎?

他已經在別的案子被判處死刑,曹阿明繼續述說,他沒有必要刻意再脫罪,他是真的沒有犯下這起案件。

這理由頗為合理。於是為求慎重,吳東都檢察官重新調查本案的事證。結果他卻發現,湛蓉下體發現的分泌物血型是O型,與曹阿明的血型A型根本不符!

而先前的不在場證明也是真的,因為根據遊民收容所的規定,看病必須前一天就登記,因此曹阿明在前一天晚上應是待在收容所中。

這些事證上的矛盾,完全證明了曹阿明與湛蓉案毫無關聯。或許他真的殺害閔姓女童,或許他也殺了其他的人,但湛蓉之死真的不是他害的。無論是誰作案,至少要流著正確的血型吧!

好不容易從湛蓉案的膠著中脫身,內湖分局與前任承辦檢察官們,如今又重回原地踏步。他們現在的頭大程度,恐怕還要更甚早期不能破案的痛苦。

畢竟他們太急忙地接受了曹阿明的假自白。他們還為了早日破案,宣稱曹阿明的血型與兇手體液相符。

現在,他們必須面對內部調查與輿論質疑,以及另一位嫌疑犯的現身。

《湛蓉謀殺案》下集待續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文 登入 | 立即註冊 登入 登入

本版歷練值規則

快速回應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