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之鐵樹》:期待救贖的心(微雷,請斟酌閱讀) - 詭計圖書館 - 謎團
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435|回覆: 0

《雪之鐵樹》:期待救贖的心(微雷,請斟酌閱讀)

6

主題

18

文章

34

歷練值

線民

Rank: 1

歷練值
34
發表於 4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雪之鐵樹》(雪の鉄樹),遠田潤子著,王華懋譯,獨步文化,2018年3月31日

  有可能一開始就打夠預防針了(這本書的文案上說,日本讀者的讀後感是「如此焦躁不安,還是放不下書,讀到結局時大哭」),也有可能我本來就沒很正常(爆),滿容易就能夠對到主角的電波,所以讀這本書的時候我竟然一直沒很焦躁,故事慢慢展開、處處暗藏玄機的節奏覺得很好,庭園植物跟工作的描寫也讀得很開心,讀完以後google到推薦人海苔熊的文章,才發現原來他剛開始讀的時候覺得寫景的部分很無聊,另外一篇一般讀者的讀後感則表示「真的很焦躁」!XD
  所以啦,提醒各位,我讀得很愉快又充滿共鳴,並不代表你也會如此。這篇文章有劇情雷,下半篇最好讀過小說再看。
  此書不是一般意義上的推理小說,但驅策讀者閱讀下去的動力,的確是來自一連串的謎團,從故事開端(更精確地說,是正文的第二頁)就綿密地灑下:園藝師傅曾我雅雪在老人細木的院子裡工作,因為籬笆被老人的孫兒刻意弄壞了。「老細木的孫子還做過許多無法原諒的事」,是什麼?老人問雅雪:「是不是就快了,還有幾天?」雅雪回答「五天」,到底是什麼事情還有五天?老人介紹雅雪新的客戶與工作,但頗有歉意地告訴雅雪,工作地點會是在「扇子屋」,雅雪雖然倒抽一口氣,卻還是堅持說「我可以」,到底是為什麼?那裡發生過什麼事?老人的孫子回家了,對雅雪冷言冷語地提到「遼平還在自暴自棄⋯⋯太脆弱啦」,遼平是誰?雅雪的兒子嗎?雅雪說「遼平的事,是我不對」,到底是發生什麼事?再接下來,雅雪趕到「扇子屋」跟新屋主見面,新屋主隨口提到:「一個人吃飯一點意思都沒有,你不覺得嗎?」這話沒啥了不起,為什麼雅雪的呼吸會突然一滯?再度回到細木家工作的雅雪突然間接到電話,必須到醫院裡去接打架受傷的國中生島本遼平——從他跟護士的對話裡,讀者終於看出他們之間沒有任何親屬關係——隨後,我們便看到他跟島本家祖孫的互動:他抱著某種「贖罪」的心情,承受島本文枝的刻薄對待,在旁觀者(讀者)眼中極其異常,當事人卻已經習以為常,這樣的互動已經持續快要十三年了。到底怎麼回事?
  讀到後面就會發現,連遼平打架受傷的原因都有梗⋯⋯這小說的伏筆鋪得好綿密啊。
  雅雪為了某種他自認為有連帶關係的大罪,自願過著乍看幾乎沒有樂趣、只有義務加忍耐的生活,唯一的希望就是十三年過去以後,能夠等到他期待的結果。某種程度上說,雅雪真的是個「好人」才有辦法一直這麼做,他身邊也還會有些其他的「好人」看出他的好,基於不忍之心願意陪伴他、幫助他。但身為「好人」,並不代表他能夠時時刻刻都選擇最好的做法——其實沒有人能做到這件事。人際互動中有太多不同的變數在作用,你一廂情願地給,對方不見得收得到。然而或許是因為從小生長環境過度異常——雅雪長大過程裡所見的大人,都沒有辦法給予別人穩定持續的愛,他還習慣了逆來順受扮演代罪羔羊(這其實跟他過度自責的傾向互為表裡,在這方面他跟高邊舞子真是一模一樣)——他反而異常執著於「持續給予」,不管怎麼樣都要逞強說「我可以」。彷彿一切都是出於義務,彷彿自己沒有需要。這種狀況聽起來是否耳熟?近幾年關於依附理論跟情緒勒索的心理學普通讀物暢銷得不得了,而不管你有沒有讀到那些書,可能也在不同的脈絡下聽過類似的故事:父母長輩強調自己的奉獻很無私,有意無意地強求子女配合他們的期望。但仔細一想,如果這個「給予者」所做的一切都只是無私的奉獻,要「滿足別人」,真的沒有一絲「自我滿足」的成分,那其實挺可怕的——因為,在這種狀況下,當「接收者」根本不需要或者不想要你給的東西時,「給予者」會有什麼感覺?他會覺得這一切付出都是一場空。這種空虛會讓大部分的人發狂。

  底下這一段真的會影響到閱讀樂趣,真的要讀完再看比較好。來個防雷分頁~


贊助

參與人數 2謎點 +200 收起 理由
Naruhoto + 100 你就是真相!
Edgar1899 + 100 請收下我的謎點,拜託!

查看全部贊助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文 登入 | 立即註冊 Sign in with facebook Sign in with google

本版歷練值規則

快速回應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